当前位置: 111HD > 沈阳市雨田实验中学 > 《中餐厅》秒变宫斗剧性感红酒美女写真,慢综艺怎么全是戏?

《中餐厅》秒变宫斗剧性感红酒美女写真,慢综艺怎么全是戏?

原标题:《中餐厅》秒变宫斗剧,慢综艺怎么全是戏?

作者|谢明宏

编辑|李春晖

女明星的情商,老皇帝的新装。两者最大的共同点是:你永远不知道她是故意“裸奔”还是真的毫不知情。

伴随着“秦海璐情商”拿下热搜第一,新一季《中餐厅》开始了一场大型宫斗剧,竟隐约有了《花儿与少年》的品格。

商量菜单时,秦海璐报菜名,林大厨嫌简单。秦海璐怒怼:“白捡的萝卜还嫌辣”。两人宛若后宫争宠,一个是把握财权的后妃,一个是急需粮草的将军,黄晓明这个“皇帝”当得颇为昏庸。

上一秒,你还以为他优柔寡断。下一秒,他就甩出“不要你觉得,我要我觉得”的台词。曾经被《泡沫之夏》支配的恐惧悄然袭来,谁都要照顾,谁都要听他吩咐,一个自诩深情实则油腻的霸总呼之欲出。

讲真,第三季餐厅选址在西西里的陶尔米纳。电影取景地俯拾即是,一会儿《教父》一会儿《天堂电影院》一会儿《西西里的美丽传说》,如此和谐静谧的环境和你们随时开撕的氛围很不搭啊!

莫泊桑说:“如果有人只能在西西里呆一天,该去参观哪里?我会毫不犹豫地回答他,陶尔米纳。”现在,应该把这句话改一改。如果想看鸡毛蒜皮的中式吵架,就来陶尔米纳。

最可怕的是把嘉宾搞得身无分文,在综艺节目里就是一种原罪。还零启动资金,要不要再来一个野外大逃杀?这样初始设定的后果,就是让大家“以物换物”的过程特别像丐帮大游行。你们是去开中餐厅宣扬美食文化的,怎么搞得像是古代难民的智慧求生。另外,用粽子当礼物来交换好歹还挂了一个端午节。某酸奶怎么就能代表整个国家了?还笑嘻嘻地送给陶尔米纳的市长。就算送,也得是北京老酸奶吧。想好好伺候赞助商性感红酒美女写真,可以设计一些用到酸奶的菜肴。如此莫名其妙地硬广性感红酒美女写真,真的让人无所适从。

展开全文

大概是上一季的《中餐厅》话题度不足性感红酒美女写真,这一季的剪辑铆足了劲要在“嘉宾矛盾”上大展身手。无论是片头的预览,还是结尾的预告,主打的都是剑拔弩张的冲突和争吵。从这个节奏来看,悠闲了两季的慢综艺,现在也要快马加鞭来尬戏了?

综艺剧本VS嘉宾情商

《中餐厅》第三季的首秀,路人都在怼秦海璐的情商。可整期节目看下来,硬糖君还觉得金马影后演得稍微有些过呢!瞧瞧这犀利的台词,凌厉的眼神,那可是百分百国产家庭剧标配。

制定菜式,林大厨本着高雅精致,秦海璐坚持家常本味。两人天差地别,一个主张节省开支想做紫菜蛋花汤的财务,和一个想坚守国宴水准做蘑菇汤的大厨,本就不在一个频道。

采购时,秦海璐再次怼林大厨:“我们在选食材的时候,可不可以不要照着三百八十个人的团队备菜。”她还当着人面跟黄晓明说:“不能要什么就给什么。”言外之意对方太过放肆,最后秦海璐直接摊牌:“你真是站着说话不腰疼”。

反观林大厨,倒像是一个“厨房妖姬”的人设。虽无国色天香之姿,但狐媚功夫堪称艳压群芳,把黄晓明弄得五迷三道有求必应。最夸张的是,本来已经和店家说好了换6个啤梨,林大厨发嗲说要20个。黄晓明硬是厚着脸,再次和店家协商,最后弄得自己都不好意思在菜摊待太久,催林大厨快点选。

一切的因由,都怪当年那一夜杏花微雨。黄晓明在首次员工集会时,答应林大厨“无论你要什么,我都给你想办法弄到”。啊,这甜SKR人的海誓山盟。没有了五阿哥和小燕子,现在就来嗑你们这对“痴心店长X娇嗔大厨”的CP吧!

争宠的高潮,是林大厨想预支20块去买俩打火机,而紧握财政大权的秦海璐处处为难。秦海璐开门见山:“叫店长来签字啊,你这样我不会批的”。林大厨娇憨一笑:“这一点钱也要审批啊?”最终黄晓明出来调和,林大厨拿到了钱,秦海璐悻悻而败。

话说回来,林大厨再奢侈,也用心给大家做了“只有一个梨”的晚餐。女明星减肥不能吃,而王俊凯还在长身体,众口难调之下不容易啊。别的不说,人第二天早上不还给大家煲了粥?

秦海璐再抠门,也阻止了黄晓明“打工换饭”的行为。推广中华文化,可不能这么卑躬屈膝。“还没到要通过干活来换晚饭的地步,想吃回去我给你做”。况且,这200欧也不是秦海璐的私产,她算得这么紧不是为了餐厅好吗?

林大厨对食材的无休止欲求,到底是自身的高标准,还是不顾实际的穷讲究?秦海璐对财政的毫厘必争,到底是拿了剧本,还是误入综艺的“过日子人”?说到底,这是实用主义和完美主义之争,更是痕迹明显的刻意矛盾。

从小听王俊凯的歌长大

相比店长、财务、大厨剪不断理还乱的三角关系,杨紫和王俊凯的姐弟组合就要简单多了。听指挥干活,寻间隙搞笑。经过上一季的适应,王俊凯明显放飞自我,自来熟的杨紫也很快融入了团体。

杨紫对王俊凯说:“我可是听你的《宠爱》长大的”。王俊凯回:“我也是从小看杨紫姐姐长大的”。这一来一回,还真不知是哪位“老艺术家”吃了亏。

看到餐厅有表演台,两人一个电子琴一个吉他,开起了“个唱”。黄晓明还借来杨紫的帽子摆在地上,文艺创收指日可待。

多年的镜头打磨让王俊凯拥有了超高情商,好几次都是他化解尴尬。当得知晚餐是一个梨时,他开玩笑说像葫芦娃。然后带头说谢谢小林哥,干杯吧!林大厨说不适应那么多镜头,王俊凯秒懂并给出方法:“晚上睡觉盖住它就好了。”餐厅换物的时候,还给了吧台大叔一个wink。

杨紫则相当“耿直”,搬行李时就对秦海璐说:“姐你怎么了,妆都花了”。随后祭出便携式泡脚桶,分发到位人手一个,独养生不如众养生。对着外国人介绍“我们是超级巨星”,顺便敏锐察觉到餐厅经理对秦海璐的目不转睛,搞得秦海璐几乎奔溃。要是赵薇在的话,杨紫应该会被“扔进海里去”吧。

《中餐厅》的嘉宾设置很明确:以老带新,加个厨子,再来俩少男少女。对比来看,王俊凯和杨紫的组合,类似《向往的生活》里的彭昱畅和张子枫。但两个节目的预设明显不一样,一个是与世无争,一个是分秒必撕。而且,后期的飞行嘉宾需要battle才能留下,敢问这是《中餐厅》还是《做菜101》?

从剪辑来看,这一季的《中餐厅》有明显向《花儿与少年2》靠拢的趋势。缺乏管理效度的店长(导游)、情绪容易失控的财务(大姐)、没有发言权的小弟小妹(小花),很容易在设定的情景中爆发。如此巧合,想必也是制作单位常年摸索出的黄金法则。

从剪辑、配乐、资金设置等都看得出节目组想突出嘉宾间的碰撞。好几处犀利台词,完全是年度调解现场。商量几点卖煎饼时,秦海璐几乎快把黄晓明逼疯了。她反复强调时间晚了,回来没空试菜拍照。黄晓明被质疑后,只好事急从权,说商量着来。

而此时,一直得理不饶人的秦海璐突然就被“感化”了,点头对店长的决定表示赞同。前后态度转化之快,令人摸不着头脑。还有黄晓明说用礼盒换钱时,秦海璐一脸抗拒,当王俊凯说要不拿来卖吧,她又立马赞成。

商量下,咱下次的剧本,能不能考虑一下角色三观的稳定性,不然就连金马影后也演得很“分裂”啊!

慢综艺开始“坐不住

今年的综艺们仿佛在交换场地。快综艺搞起正能量慢悠悠,慢综艺则坐不住冷板凳,开始急躁冒进。其实每种类型都会进入疲劳期,在这个时候不坚持自己的长处,反而“以己之短,攻人之长”,实在是不明智。

在《尹食堂》,别人的食材全部都是自己动手。白天开餐厅,晚上回宿舍还要准备食材。相比之下《中餐厅》有点太敷衍。为了制造矛盾,浪费了大把时间和镜头。有你们斗嘴的时间,萝卜都可以把拔一背篓了。

而矛盾的导火索,很多时候其实是来自后期“花字”。它悄无声息地进行着引导,看似公平实则满腹坏水。静心一想,很多内心OS未必是嘉宾的真实想法,不过以己度人想当然尔。西摩·查特曼在《故事与话语》中提到: “叙述者可以将其内心进入,从一个人物转换到另一个人物,同时仍保持相对隐蔽。”类似地,在《中餐厅》中,花字文案也被赋予了“全知”权。它不仅能够无缝进入黄晓明、秦海璐、王俊凯等画面人物的内心,而且能够无痕植入剧本要素。

正是这种“全知”,充当了矛盾的幕后推手。多叙事者切换的花字文案让观众“多做了一道阅读理解题”,而本该从简从朴的慢综艺,因为额外的“加法叙事”,没有达成“减压效果”。这种处理,对比《尹食堂》的“重氛围,轻花字”,其实是两种完全不同的创作思路。

《中餐厅》在前两季的成功无疑是创造了一种“拟态环境”。在一处不曾去过的美丽又舒适的地方,与三五好友一起,放下现实的重担,全身心的投入自己喜欢做的事情,不疾不徐的享受生活。

无论是第一季的象岛、第二季的科尔马还是第三季的陶尔米纳,在观众的脑海中都不可能是对客观现实的“镜子式”反映,而是产生了一定的偏移,成为一种“拟态”的现实,沉浸一种“拟态”的闲适。

而《中餐厅》本季的矛盾设置,显然放弃了这种“拟态环境”的平和路线。“慢”是一种可供每个观众自己徜徉的氛围,却不利于相互讨论和话题传播。而《花儿与少年》系列以激烈对峙和暗流涌动遗留下的诸多“名话题”“名人设”,至今仍广为流传、时时引爆。这也就难怪《中餐厅》也按捺不住,要跳出来“搞事情”了。

行业方面:我国ETC用户已达9780.43万,2019年底前全国ETC用户预计新增1亿以上。通用汽车计划关闭密歇根沃伦变速器工厂,发展重心向新能源转移;上汽通用汽车旗下别克、雪佛兰和凯迪拉克三大品牌所有“国六”车型都将享有发动机、变速箱等主要零部件8年或16万公里的原厂质保服务。

原标题:搞笑GIF:一碗牛肉面 老板娘收了我15元 我是不是上当了

原标题:曾志伟吴孟达接黄麒英托孤遗言有点太搞笑了吧

Powered by 111HD @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

Copyright 365建站 © 2013-2019 111HD高清精品站 版权所有